乒乓赛场特殊“中国脸” “海外兵团”将迎退役潮

  “ 海 外 兵团”在里约乒乓赛场“走得最远”的是韩莹,她将在女团决赛中代表德国队对阵中国队。

  “海内兵团”中的荷兰二李。左为成都妹子李洁。 陈甘露摄

  “啊嘞,啊咧啊嘞啊嘞……”距离巴哈奥林匹克公园步行10分钟的中央,等于里约奥运会的乒乓球馆,简直把球馆坐满的巴西观众,一直情绪高涨地唱着这首足球热曲,在他们眼里,泅水也好、乒乓也好、体操也好,加油的体式格局和足球没什么两样。来一点人浪,吼几嗓子嗨歌,等于巴西人看乒乓球的打开体式格局。

  看台上是巴西人在嗨,而在乒乓球的赛场上,最嗨的却是中国人,这并不是指代表中国队参赛的中国队员,而是赛场上处处都能看到“中国脸”。本年里约奥运的一切乒乓球项目,共有172人参赛,这里面,华人选手就有39位,简直占了1/4,难怪网上有这么一个段子:里约奥运会已成“全运会”。

  昨天是乒乓球团体赛的金牌日,里约奥运会的乒乓球竞赛也将就此落幕,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采访了球场里唯一的成都妹子――代表荷兰队出战的李洁,听她讲述三届奥运会的感受,当然,也听听她怎么看“海内兵团”。

  一大波“海内兵团”行将服役

  下一届奥运会“中国面孔”不会那么多

  球场里,有一名
成都女孩,她也是里约奥运会唯一的成都妹子,只管朱雨玲也坐在看台上,但这位拿着国乒P卡的成都妹子却无法在里约登台。

  女子团体第一轮,荷兰队遭遇奥地利,两队的“设置”一模一样――两位“海内兵团”配一名
外乡选手。原本,作为欧洲冠军,荷兰队的实力要强一些,不过,竞赛打得十分不顺利,李洁拿下第一场女单后,奥地利队连赢后面三场逆转,最后一场女单对话厄尔兰德对刘佳,这位荷兰小姑娘简直打哭了,脸热得通红,她好几次救下局点、赛点,现场简直把乒乓球馆地板踏破的加油声,全是为她而来。

  遗憾的是,荷兰队还是输了,厄尔兰德的眼泪立刻飙了进去,队友李洁和李佼站在她死后,捏她的肩膀。

  对厄尔兰德来讲
,她第一天亮相里约就意味着结束,而对队里年龄最大、同样也是第一天亮相的李佼来讲
,这也真的是她在奥运赛场的最后一天。

  混杂采访区,李洁的眼里还是泪水,“实在是太遗憾了,真的太遗憾了。”女团首轮出局,她是想也不想过的。“咱们这次切实不太重视单打,主要的心理都花在双打上,由于咱们团队还是很默契,而且李佼姐的最后一届奥运会,咱们也想好好拼一下,争取一个好名次。”抽签结果进去后,李洁发现荷兰队完满地避开了中国队,“咱们还在想,可能这次有块牌,但……”

  虽然女团一开始就输了,但李洁相比大多数人来讲
绝对是幸福的,6岁开始打球时,加入奥运会就成为李洁的胡想,那时的她完全不晓得,通往奥运舞台的路会多艰难。16岁那年,仿佛
是人生中距离胡想最远的时辰,选择去荷兰俱乐部打球的李洁,早就把这个胡想深埋了。在荷兰漂泊了7年后,胡想仿佛
从天而降――2008年4月,她拿到了北京奥运会的门票,一年后,她带领荷兰队拿到欧洲团体冠军,2012年伦敦奥运会,她更进一步获得女单8强。四年后的里约,成绩定格在女团首轮出局,这位已打了26年球的老将,终于觉得了一丝疲惫。

  “佼姐必定是最后一届了,至于我可能回来离去还要好好想一下,如今的我很犹疑,由于我已感觉不到打球的兴奋了。”第一次奥运会之旅是2008年,那时的李洁冲动得晚上都睡不着,在伦敦也是她职业生涯的黄金年代,“走进场至多听得到自己的心跳,但如今在里约,进来都没啥感觉,按理说这么大的球场、如许的舞台、这么多观众,竟然不啥感觉,可能也是打疲了。”

  第一次觉得不兴奋的爆点、更希望留在家里陪陪孩子,球场上拴住李洁的货色越来越少,而家庭和未知的新世界对她来讲
,吸收更大。只管她还在犹疑,但像李佼、何志文等海内兵团的元老已下定了决心,里约奥运会是他们职业生涯的终点站。

  能够必定的是,下一届的东京奥运会,乒乓球场上的华人面孔会少一些,占参赛选手四分之一的盛况可能将成为海内军团的历史岑岭。

  狼不养大却肥了“自己人”

  乒乓文化输出星星之火一定能够燎原

  在中国的各支梦之队里,最不惧怕,甚至最迎接“海内兵团”的等于中国乒乓球队。唱着乒乒乓乓天下无双的同时,中国乒协还推出了“养狼企图”,让良好的运动员、熬炼员到乒乓球不发达的中央去推行

推戴、去播种,去培育出一匹匹能和中国队较劲的野狼。

  事实证明,多年来的养狼最终肥了“自己人”,里约奥运会上还是海内兵团的天下,而其他国家和地区自己培养的球员依然稀少。

  就拿荷兰队来讲
,在荷兰漂了十多年的李洁、快二十年的李佼,坚持到如今不服役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是,荷兰不人。“咱们也想退啊,如

  果有打得好的外乡的,咱们也必定高兴,但真的不。”这支荷兰队的年龄构成可谓断层明显――70后的李佼、80后的李洁、90后的厄尔兰德,“荷兰外乡真的不能够打的球员,如果李佼服役了,我都不晓得下一届奥运会咋个打。”李佼切实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就转型当了荷兰国家队男队熬炼,但2015年又被迫复出加入里约奥运会。“回去后,李佼姐必定是要专心带男队了,但毕竟文化不一样,带起来太难了。”

  不人的不仅仅是荷兰,奥地利多年来依然如许的设置,刘佳、李倩、搭档一个老外;许多欧美女队,也简直几年不变地维持如许的阵容。“乒乓球的推行

推戴和生长,确实在其他国家不好,在荷兰简直没人玩乒乓球,玩是能够玩,但不当作
职业的,他们最迎接的运动还是足球、滑板等。”不过,放眼整个欧洲,荷兰的乒乓球推行

推戴最好,“李佼当了男队熬炼后男队的进步也很大,欧洲竞赛成绩不错,有人能亮相奥运会,对荷兰乒协和奥委会来讲
,已很棒了。”竞赛之余,荷兰乒协还定期让“二李”去小学的孩子们两头打表演赛,影响了良多人。“这十年来,荷兰的乒乓球在欧洲生长算很好的了。”

  由于“二李”的影响力,荷兰队成了欧洲豪门,而其他国家明显
不如荷兰那么幸运,比如,东道主人巴西队。记者在采访巴西国家足球博物馆时,那位英语解说员听说记者来自中国,十分傲娇地炫耀:“我是一个乒乓球超级高手,当然不算伟大的球手。”而他的水平到底怎样,估量也是个悬案。当然,他告诉记者,在巴西打乒乓球的人很少,“在咱们的语言里,对乒乓球有两种称呼,一种等于它正规的英文名字翻译来的,一种等于‘PINGPANG’,而‘PINGPANG’这类说法有一点不尊重人,或者说讥嘲,意思是小孩儿玩的游戏,比较简单、老练。”离开里约十天,走访了不少社区和赛场,见过羽毛球场,但至今从没看到过乒乓球桌。

  不过,本届奥运会最大的亮点,必定是那匹来自非洲的狼――夸德里・阿鲁纳,他在连灭了韩国名将庄智渊和德国名将波尔后,成为非洲历史上第一名
闯入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八强的选手。他的背地,不中国乒协输出的熬炼团队,却是来自德国的熬炼。非论师承何派,夸德里・阿鲁纳的亮眼表现也说清楚明了,狼群们可能会像星星之火一般,总有一天能和梦之队来个燎原之势的碰撞。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陈甘露里约热内卢现场报道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3w-bg.com